南京意外怀孕少女低龄化 初中生拿压岁钱做人流
时间:2012-05-25 13:30:46    来源:    浏览次数:    健康首页    我来说两句()

  这两天,广西南宁一9岁女童人流的消息,引起多方关注。昨天上午,记者来到南京妇幼保健医院,了解到这里门诊人流量,每天就有七八十人至一百人,其中,意外怀孕少女增多,且越来越趋于年轻化。

  现场:13岁初中生拿压岁钱做人流手术

  今年13岁的莎莎(化名)满脸的稚气,当梳着“马尾辫”的她,出现在门诊做人流手术时,连医生都觉得心疼。

  莎莎在南京一所学校上初二,跟班上的一位男生“好”了3个多月。出事后,她不敢跟妈妈说,男孩更不敢跟父母透露半个字,只能扯谎说要上补习班,“骗”了300块钱。

  在做完系列检查后,300元就还剩100多了,幸亏莎莎多了一个心眼,带上自己的800块压岁钱。手术室内,虽然莎莎选择了微创无疼人流,但临上手术台时,还是紧张得两腿打颤。在手术中,她一直扯着嗓子喊:“我下次再也不敢了。”

  因为看到她太紧张,一旁的护士长临时充当起“母亲”的角色,抓着莎莎的手安慰她。术后,又冲了一杯糖水给她喝下,让她休息了2个多小时才让莎莎下床。为了不让父母、老师察觉出异样,尽管医生一再叮嘱她要休息,可莎莎还是出现在下午的课堂上。

  在采访中,门诊手术一位护士说,现在做人流手术的女性,已呈现出愈加年轻化的趋势,最小的只有13岁。人流手术对她们已经造成不小的伤害,而术后不能得到很好的休息,对她们的伤害更大。加上有的医院喜欢打出“无痛人流不痛苦”的广告,这也在一定程度上,对未婚女性产生不好的心理预设,从而行为更加草率。

  后果:堕胎9次有可能不孕

  今年27岁的小玫(化名),从上大一谈第一个男友开始,至今共做了9次流产手术。几乎一年一次,她已经成了门诊手术室的“常客”了。去年底,当她再次怀孕后,便选择了到药房买药自行“药流”。

  小玫认为,根据以往的经验,药物流产对子宫的伤害不大,也更加简单,加上是熟面孔,自己都不好意思再进手术室了,便选择到药房自行购买堕胎药。

  肚子疼了3天,小玫最后实在撑不住了,只能哭着告诉妈妈。

  妈妈大吃一惊,赶紧把她送到医院,经过诊断,胚胎已终止妊娠,但还在子宫内,没有排出,若不进行手术刮宫,将后患无穷。

  更让妈妈大惊失色的是,她已经是第9次流产了,极有可能造成不孕。

  为小玫实行手术的妇产科刘主任说,女性的子宫内膜,就好比是“田地”,如果子宫内膜伤痕累累,将来“种子”可能就没有了生长发育的“土壤”。像小玫这样多次人流的女性,极有可能永远失去“产权”,无法生育,给今后生活留下遗憾。

  她说,现在的年轻女性,怎么那么不爱惜自己的身体,居然人流8次后还不采取保护措施,简直是拿生命当儿戏。

  误区:“丁克”家族避孕措施不当

  如果说,莎莎、小玫因为无知选择人工流产,那么今年35岁的于女士刚做完第3次流产,则有些“冤”。
  据门诊医生介绍,于女士因为想当“丁克”,在第一次流产后,医生建议她上环。可于女士拒绝了,这位已婚人士居然选择用麝香贴在肚脐上的方式来“避孕”。现在,她肚脐眼周围的皮肤,都已快被膏药“捂烂”了。

  记者问她,结婚后为什么不采取上环或其他避孕措施。

  于女士的回答是,听说上环后例假会增多,而且今后取环会比较痛苦。她现在采用的是民间麝香避孕方法,失败后也都是采用微创或无痛手术,感觉应比上环轻松。

  南京市妇幼保健医院计划生育科叶宁荷主任说,明代医家薛立斋指出,小产重于大产,盖大产如粟熟自脱;小产有如生摘,破其皮壳,伤其根蒂也。

  她说,流产造成的痛苦,是可想而知的。因此,流产后休养比正常分娩更重要。针对未婚人流数据增加,院方也积极加强这方面的宣教,现在已经把生殖健康讲座,开到大学校园里。

  数据显示,一般寒暑假和节假日后,大学生流产人数就会增加。针对大中学生“恋爱泛滥”,告诉他们正确的避孕方式,也能起到预防的效果,至少可以把对女性的伤害,减少到最低限度。

  体验:200元左右就可买到流产药

  昨天中午,记者来到南京洪武路上的“先声”药店,经询问,一位工作人员推荐了180元和260元两种流产药物,是北京一家药厂生产的“米非司酮”和“前列腺素制剂”。随后,记者在网上“百度”了一下,跳出不下100条可供选择的“正规卖家”,称可在全国范围内快递,并有专家“在线”指导服用?记者从市妇幼人流宣教处室了解到,“米非司酮”又称“息隐”或“Ru486”,是一种新型的抗孕激素药物,可起到诱导流产、终止早孕的作用。有效率为65%~85%,而与米索前列醇合用,其成功率(即完全流产)可高达95%以上。

  妇产科刘主任说,不是所有人都适合药物流产的,有些人群会出现副作用,而流产过程中的监护也很重要,有的还要住院观察,密切注意血压、脉搏及药物的副作用。临床上有很多病例,都是药流不干净,再到医院选择手术流产,造成的痛苦也是加倍的。

  记者手记

  曾听一位朋友说,她在女儿出国留学的行李箱里,塞了一包避孕药。当时,老公跟她发生了激烈的争吵,指责她在“纵容”女儿。

  这位朋友说,孩子出国后远离我们,万一“出事”,也是鞭长莫及。与其跟她讨论婚前性行为的弊端,不如直接告诉女儿,如何最大限度地保护好自己。

  的确,就我国的国情来说,给刚上大学的女儿“避孕套”,非常超前。

  在开放的年代,选择对80后、90后的孩子进行性教育的正确方式,确实值得做父母、做老师的,进行深刻的反思。

  未成年少女做人流的低龄化趋势,愈演愈烈,从某种程度上讲,是受传统思想上的某些限制。正因为如此,“性教育渠道”会出现不畅通,这就必然导致少男少女性知识的缺乏。

  朋友的做法,并不是为了鼓励未成年人婚前性行为,而是尽可能地避免这些“年轻人”在交往过程给他们带来的伤害。

  如果广西9岁女童和那位“闯祸”的13岁男童,能够早一点接受性教育,掌握最基本的性常识,就极有可能避免这起“换牙期的人流悲剧”。
 

相关阅读:
网友评论:
用户:
 密码:
 验证码: 
 匿名发表
如果你对健康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,请到交流平台反馈。
企业服务
推广信息
点击排行
时尚资讯